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列表 > 《祸魔》&(完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)【全章节】

《祸魔》&(完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)【全章节】

发布时间:2020-03-25编辑:小编

  《祸魔》&(完整全文在线免费阅读)【全章节】,小说《祸魔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。本书讲述了:灵族大陆,拥有灵力的人背后都有一个灵图,灵图越复杂灵力越高强,但是偏偏贵为灵族皇族的邪尘背后一片空白,废人一个。这还不算,他运气也不太好。十三岁被人放干鲜血镇压魔族,十四岁贵为圣女的母亲灰飞烟灭,这年他坚定了一个信念,要杀掉当世主宰苍穹祭司报仇,为了这个计划,他十五岁在客栈擦地板,边擦地边和灵国人听人怕的刺客组织头目混在一起,身边还经常带着一个少年。 邪尘第一次见这个少年的评价就是:这个人怎么长了一张祸国殃民的脸。

  祸魔小说试读:

《 祸魔 》

夜空之中繁星璀璨,禁区长廊之上的一列护卫像是石像一般,让人觉得这里的时间与他们一同禁止,但今晚的时间,被一点一滴的计算,月移中空,银白如雪。

“啪”

禁区长廊之上的守卫一齐摔倒在地,走廊尽头,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男子站在那里,就像他本来就站在那里一样。

轩辕氏族十一尊王爵的天赋是。

【速度】。

没人能看见他出手。

月光之中,三个黑色的影子映在禁区死尸之上,十一尊王爵回头,看向了那三个身着黑色斗篷的人,像是暗夜里的幽灵一样,他们踩着死尸,走入了楚天宫。

从禁区走入楚天宫,里面是一个螺旋上升的石梯,石梯很高,穹顶之上缩小到一个小点,但石阶每转一圈都会延伸一个平台所以三个人站在石阶之下,看不见每走一步会有怎样的危险。

但他们清楚的感受到,身边有高于自己灵力的屏障守卫着这里,无形的灵流像是枷锁,扣住了所有锁链。结在身边的巨网随时捕获误入的猎物。

“来了。”十尊王爵说。

紧接着,三个人就看到周围的建筑被水蒸气覆盖,像是一滴滴入水中的浓墨一般晕染,眨眼之间,四周已经置身于一片黑暗森林之中,只有中央的那一个旋转石阶还是原样,先是墨绿色的裙摆铺在地上,裙摆的颜色像是黑暗森林一般有一种神秘的气息。再往上就是那一头浓密的乌黑头发,头发辫着漂亮的结一直垂到脚底,当那个女孩从石阶之上下来时背对着三个人,石阶旋转,那个女孩终于转过了身子,清丽白皙的脸上一双眼睛被一小条绿色纱布蒙着。

九尊王爵看着那个女孩,虽然看不见她的眼睛,但是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被那双看不见的眼睛吸走了,九尊王爵身子一震,旦已经觉得自己使不出一丁点灵力了。

“我叫玄,你们是谁?”那个绿衣女孩说。声音空灵,像是萤火虫一样散落在森林的每个角落。

他们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,半晌,九尊王爵说:“我们想过去。”

“你们想上楚天楼?”绿衣女孩继续说,声音没有任何起伏,平淡的像是在自言自语,没有感情。

“是。”

九尊王爵回答完,三个人看见旋转的石阶开始消失,连同裙摆一起。

“走出了这片森林,就是通向楚天楼的路。”女孩说完,整个人随着石阶消失。

眼前无尽的黑暗森林,黑色的树,黑色的草,黑色的天空,只有高悬于夜空的月亮投射出来一丁点光线,让人可以看见眼前的景物。

“这是【催眠幻境】。”九尊王爵说。

“这个天赋原来还在,这是唯一一个传承下来的魔族天赋,唯一的一个。”十尊王爵说,他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可怕的王爵,这个王爵拥有的天赋足以与皇爵匹敌。

“前面有光。”九尊王爵说。

“应该是一个小屋子。”

邪尘从那个巨大浴池之下的流水口一直游,清澈的水下浓雾一般的黑,前面渐渐有了光亮,“哗”的一声,邪尘从水池之中出来,身上的衣服贴在身上,略显狼狈。邪尘摸了摸眼睛上的水,自己已经身处一片巨大的黑色森林之中,阴风吹来,邪尘冷得一个哆嗦。他从水中出来,被卓燃在胸口拍得一掌之处还在隐隐作痛,好在卓燃以为自己是个小太监,没用多大力气,否则自己就是有几条命也活不出来。邪尘甩了甩身上水,暗想自己游了很短时间,不可能离开千烟宫,但现在怎么会在这个地方。

邪尘继续向前走,从很大一片湖中边缘朝着前面森林走,湖边是黑色的矮草从,长到邪尘脚踝高,草丛不远处就是黑色森林,森林之中都长着很高的树,邪尘在现实生活中从没见过这样子的树,它从树根开始分出树枝,一直到树梢,树与树之间,树枝像是一张网一样交错在一起。但邪尘对这个地方有一种熟悉感,一种很原始的熟悉感,她小心的从树枝之间钻过去,不时捡起根断落的树枝。

自己身后一只白猫跳到树枝之上,几个纵跃已经消失不见,这是邪尘自从收复一尊灵兽之后它第一次现身。邪尘已经捡了很多树枝,正想找一片空地生火时前面树丛之中出现了一间小屋,突然那只白猫跳到邪尘肩头,邪尘感觉到一尊灵兽周身散发出巨大的灵流,白青色的灵流几乎照亮了周边森林,邪尘知道这个附近有很强大的灵力,但强大到并不足以对一尊灵兽构成威胁。

小屋里面漆黑一团,邪尘轻轻推开了门,白猫最先跳了进去,跳上了黑暗中类似于一个桌子的物体上面,邪尘用打火石点燃了一根树枝,屋中一下子亮了起来,屋子差不多能容纳一百个人,屋中有两间屋子,外屋靠门有一扇小窗户,其余木质墙壁上都没有窗户,外屋中央有一个灰堆,估计是之前烧火留下的痕迹,窗下有一个靠着窗户的小圆桌,桌子上还能看见一丛枯萎的花,外屋墙之上挂着几幅画,中央白猫跳上去的是一个人长的木头箱子,箱子上面还盖着百布,邪尘将捡来的柴火放在灰堆上,生起了一堆火,屋子散走了烟味之后马上暖烘烘的。邪尘拿着一根柴火充当火把走进了里屋,里屋比外屋小一点,简简单单只放了一张床,床上的被褥还在,上面落了厚厚的灰尘。帷幔被挽了起来挂在窗边,与外屋一样,空空的墙壁只挂着几幅画。

“当当当”三声,屋外居然有人敲门,邪尘神经一紧张,如果自己没猜错,自己所在的是一个幻境,真正所在应该还在里亚尼皇宫之中,现在有人敲门,那只能是幻境的主人,或者是同样被困在这里的人。

“谁?”邪尘问。

“是我们,邪尘殿下。”是九尊王爵。

邪尘打开了门,看见三个满身是血的人几乎摔了进来。

邪尘伸手扶住了摔进来的几个人,其中伤的最重的是十一尊王爵,几乎晕了过去,邪尘将手指点在十一尊王爵耳后红到几乎燃烧起来的图腾上面,将自己的灵力注入图腾之内。

“谁把你们伤成这样?”邪尘急切的问,他们是吉珈美大陆的王爵,整个吉珈美大陆只有二十个王爵,十个皇爵,即使是等级高于王爵的皇爵,也无法将他们伤成这样。

“是这森林里的怪物。我们,都没见过这样的怪物……”九尊王爵斯涯按着身上的伤口说道。

邪尘看向外面,门口无数的黑色舌头一样的污泥像是被狂风乱拍的野草一般乱摆。整个森林的泥土,都,复活了。

“这是幻境,怎么可能会受伤。”邪尘喃喃道。

“这可能不是幻境。”十尊王爵维步说道。

“你们知道怎么出去吗。”邪尘问道。

“任何幻境都是强大的灵力颗粒所堆积的,像是一个布袋子,没有完全闭合的布袋子,所以一定会有接口,只有找到这个接口,用比堆积这个幻境的灵力更强大的灵力来摧毁,就能打碎幻境,这是里亚尼四尊王爵的幻境,所以,以你皇爵的灵力,就能打碎这个幻境。”斯涯说道。

邪尘知道自己的皇爵灵力并不是自己生来就有,由于自己的体制,任何灵力加身都会大打折扣,不知道能否打碎幻境。

“怎么找这个接口?”邪尘问道,她将三个人扶着走到可以坐的地方,问。

“幻境堆砌都有规律,任何一个幻境的规律都是不一样的。”维步坐下说道。

所以就是规律得自己找。

“而且,时间也不多了。”邪尘说道。他担心如果自己没能及时出去,错过了阴阳交替时刻,自己就拿不到水灵石了。

正想着,只听身后斯涯轻哼一声,邪尘转身,看见他掀开了火堆旁边的箱子上盖着的白布。邪尘与阿亚和维步看见那个东西时都不由自主的低哼一声。

石头棺材。

斯涯回头看着邪尘三人,眼神中的光芒被他脚下的火焰照得忽明忽暗。

邪尘与维步都走到棺材旁边,三个人交换了一下目光之后,都将手伸向棺盖,轻轻一推,棺盖被推开一个小缝,一阵腐臭的气息迎面扑来,邪尘一阵恶心,捂上了嘴巴,里面躺着一个人,身着黑色斗篷,身上好几处伤口狰狞的露出里面的白肉,当三人看向棺材里面那个人的脸时,三个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是阿亚的脸,已经死了的阿亚。

三个人几乎同时回头看向墙边原先阿亚坐着的地方,那边只有一滩血迹,什么都没有。

“是你?”斯涯和维步同时看向了邪尘。

邪尘觉得不可思议,一种在梦境的感觉袭上心头。他抽出手上的匕首,摇摇头。接着身体一凉,斯涯和维步的两把长剑刺入了邪尘的小腹,鲜血喷了出去,起先,邪尘不知道那是自己的血,在斯涯和维步抽出手里的剑时,小腹的剧痛才蔓延全身,邪尘摔到棺材边,一只手托住棺材沿以稳住身体,但是扶着棺材的那只手腕上一只冰凉的没有人气的手拉住了邪尘,将邪尘揪入了棺材之内,邪尘吓得一挣扎,回头眼睛直直对着阿亚那双空洞的眼睛。

下坠,下坠,下坠。

  后续精彩内容,点击下方关注我们,回复书名即可阅读

关注方法如下:

搜索豆点阅读,点击关注



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、言情小说、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站点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