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列表 > 【完结】——《醉花阴》——(全文阅读)

【完结】——《醉花阴》——(全文阅读)

发布时间:2020-04-25编辑:小编

  【完结】——《醉花阴》——(全文阅读),小说《醉花阴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。本书讲述了:苏家两朵花,一朵沉静婉约,一朵热情奔放。姐妹两个,一个是养在深闺的大家闺秀,一个是留洋归来的新派小姐。少帅楼西聆要娶的是妹妹苏溪鱼,哪里想到当天接到的新娘子会是那个老古板的苏净蒽。这让他怎么能接受。直接宣布,退亲。

  醉花阴小说试读:

第012章

小巧圆润的脚趾头,线条流畅的脚背,不见天日的莹白剔透,脑海中那变了形的畸形美不见了,满眼都是这双生得十分漂亮的小脚,莹玉可爱。

大红色的被面,白皙的小脚,鲜明的对比,楼西聆缓缓地伸出手去,想要那双小脚。

“你在干什么。”轻柔的女声带着惯有的疏离冷漠。苏净蒽行了,被人这么摆弄,再不醒,就不是人了,是块木头。

“你的伤口渗血了,应该将纱布拆下来,这么热的天,捂着会感染的。”

楼少帅抽回手,咽一下口水,将目光从那对小脚上移开,看着苏净蒽,语气十分真诚。

苏净蒽点点头。“哦,知道了。暗香,你进来一下。”

门外果然有人回答。“是,小姐。”

暗香推门进来,苏净蒽已经下了床,楼西聆披着衣服坐在榻上,目不斜视,眼角的余光看着那双小脚穿上软软的缎鞋,裤腿耷拉下来,可是那双脚的形状还是依稀可见。走起路来,一起一放,都让他的心跟着跳动。

楼少帅发现自己想太多了,对一双脚想入非非,这么可耻,赶紧收回目光,目不斜视。站起来。回到床上,既然有人给她上药,自然不用自己操心。

背过身去,不听后面悉悉索索的响声。

榻上,那一对上药的主仆,想法太单纯了,任谁也没想到,堂堂楼少帅,对着一双脚,起了心思。

漏勺同志,您还是捂着脸圆润的滚开吧

楼少帅还是回头交代了一句,“纱布不要再包了,天这么热,包着不好。”

暗香按照他说的,只是上好了药,将苏净蒽的裤腿卷起来。退下了。

苏净蒽再一次躺在床上的时候,已经过了好一会,楼少帅还没睡着,侧着身子,又向里面挪了挪。背过头,也不看她。

苏净蒽倒是习惯了,两人一向不怎么搭理对方,所以,也没什么奇怪的。再一次躺下,这一次有注意到,没将伤口压上。

慢慢的呼吸平稳了,睡熟了。里面的楼西聆松了一口气,终于是睡了。

控制住回头的渴望,堂堂楼少帅,这点自控力都没有,太丢人了。

暗香盈袖很奇怪,昨天明明那么生气的人,第二天早上起来神清气爽的样子,红莲碧莲打来洗脸水,人家洗完之后照旧去了训练场,对昨天的事只字未提。

不过倒是松了一口气,万一少帅真的追究起来,好怕自家小姐吃亏。

苏净蒽醒来的时候,楼西聆已经走了。暗香想要劝她,可是看着那副已经平静的样子,不想再提及话茬,只好将想要说出来的话咽了回去。

楼西聆回来的时候,苏净蒽已经准备好了,神色平静,完全看不出是昨天哭得撕心裂肺的那个女人。

“娘说让我们在院里搭个小厨房,以后不用非要去前厅吃饭。”

这个事他倒是不知道,“你看着办吧,既然娘那么说了,就不要推辞,反倒亏了她一番心意。”

苏净蒽很想告诉他,她压根就没想过推辞好不好。

果然,还真是,昨天闹得那么凶,今天就没事了,到底是小夫妻,哪里会一直闹别扭。

虽然两人之间还显得生疏,不过慢慢来,这个不着急,感情吗,就是要慢慢培养的。这样已经很不错了。

吃完饭,楼西聆回去收拾一下,就开了车去军营了,这个人,真的一向是说一不二,不会因为一点点偏差,就改变主意。

苏净蒽显然不在意,他走就走,回就回,和她都没多大关系。坐在榻上发呆,看着院子外进来的人,陈嬷嬷带着一个婆子,四十多岁的模样,穿得很朴素,身上打理得很干净,眉宇间带着朴实,坚毅。

人走进了,立在门外,两人同时蹲去。“给少夫人请安。”

“嬷嬷,不用那么多礼的,进来吧。”对婆婆身边的老人,苏净蒽还是尊敬的。

两人进来了,陈嬷嬷直接介绍。“这是张婆子,夫人说了,您先用着,不合用您再换。”

苏净蒽明白了,这是替换先前被楼西聆踢了的那个婆子。“娘手下挑出的人,自然都是好的,嬷嬷,辛苦了,还要替我好好谢谢娘。”

感恩,自然是好的,陈嬷嬷也很欣慰,少夫人眉眼间没有一点不耐烦,显然是领夫人的情的,这样就好,最起码夫人的心意没有白费。

叮嘱着张婆子要老实本分,随后出去了。

婆婆还真是百依百顺,对她这个媳妇,真的很不错了。

苏净蒽自然不会认为谁对她好都是应该的,就相对苏林氏,没有好感,也没有怨恨,人家对自己的女儿好,才是应当应份的,你又不是人家身上掉下来的肉,指望着对你,像是对亲生女儿那样,不是做梦一样吗。

楼夫人,比那个后娘,可是真心多了,就单从这一点,自己也不能无动于衷,总要做点什么,回报一下。

楼西淳进门的时候,就看见回廊内的美人垂颈,倚在美人靠上,手中摆弄着什么。

叫了一声嫂子,那边的人听见声音,臻首轻抬,见到是她,浅浅一笑,静美柔和。后面的书房简单质朴,没有让这个古典美人失了半分颜色,反倒是将她的美衬到了极致。古宅美女,当真是最匹配的画面。

半天才缓过神来,看着苏净蒽痴痴的笑。“嫂子实在是太漂亮了,看得我都恍了神。”

苏净蒽放下手中的活计,走到近前。“到不知你是这么贫嘴的一个人,往日里倒是错看了你,还当你是个沉稳的。”

小姑娘穿着一身浅黄色碎花旗袍,长腿,一览无遗,比自己更要小上两岁,倒显得整个人

无比,漂亮得像朵花。

“我们西淳,这不是更漂亮吗。倒是不知哪家公子,有福气将你娶到。”

小姑娘羞红了脸。“嫂子的嘴才是真的贫呢,什么话都能说得。”

“我是你嫂子,有什么话说不得,你倒是念给我听听,让我也好长长记性。”

楼西淳这下子可是不依了,一跺脚,扭声道。“没有你这样的,人家好心找你来玩,你偏要说这些,早知道这样,我就不来找你了。”

苏净蒽适可而止,“你来找我玩,我当然高兴,不说了好不好。”

楼西淳不接话茬,看向苏净蒽放下的东西。“嫂子,你在做什么”,走过去,一块裁好的缎料,刚刚绣了个开头。

入手一摸,换来惊诧。“嫂子,这是贡缎,现在已经不常见了,你这里竟然有。”

苏净蒽点点头,“以前买的,一直没用,留到现在,正好今天寻出来,打算做件一件衣服。”

绛紫色的缎料,和她不是很相称啊,楼西淳冰雪聪明,一下就看透了。“你是在给娘做。”

苏净蒽再一次点点头。“本来应该做鞋的,这是出嫁前的规矩,可是却来不及了,所以,这算是将功折罪吧,不知娘会不会喜欢。”

贡缎在这个年代却是稀缺,能弄到一批很不容易了,再看那绣工,虽然是刚起针,可以看出,是经过名师指点的。这样蕙质兰心的礼物,谁会不喜欢。

“你放心吧,娘是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苏净蒽松了一口气。“那就好,不过不做成,我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,你明白。”

这个自然明白,不过保守秘密是要有回报的。“嫂子也要给我做件衣服,不然我是不会替你保密的。”

苏净蒽撇撇嘴,她到是不生分,不过这样的小姑子倒是讨喜的很,最起码她是很喜欢的,“好啊,不过我会做的都是这样的斜襟衣服,像你穿的旗袍,我就不太会做了。”

什么样的衣服不要紧,主要是这份心意,楼西淳见着苏净蒽没有推三阻四,自然高兴,上前挽着她的手。“只要你做给我我就高兴了,斜襟衣服也很好看啊,你看你穿得多漂亮。”

苏净蒽感叹,这孩子,真是个滑头,和她哥,实在太不一样了。

小姑娘本来是怕嫂子闷,特地来找她唠嗑的,可是现在得了个秘密,倒是有事情做了,每天来看嫂子绣花做衣服,倒闭单纯的唠嗑解闷要好得多。

这个嫂子真的很了不起,本来刚起针看不出来,现在看明白了,嫂子的用的是双面绣,她的女红一般,但是这点常识还是有的,双面绣是所有绣法中最难得,苏绣是皇冠,双面绣就是皇冠上的那颗明珠。

渐渐显出大体轮廓,配上贡缎的上好颜色,显得美轮美奂。看的小姑娘着迷不已,非要缠着苏净蒽教她不可。

苏净蒽倒也大方,不遮遮掩掩的,她想学,就教给她,还耐心的给她讲解,一步一步,手把手地教,倒是把小姑娘的一颗心给笼住了。

有一点楼西淳挺好奇的。“嫂子,你怎么会学这样的技法。”

苏家的事她不是一点都不知道,这些天,也看出来了嫂子对那个家没有多少亲近的意思,想来那家里的生活不是很痛快。

又是一个后娘,能给她找这样好的师傅吗。

苏净蒽笑笑,却没有回答她,为什么要学这个,从小没有母亲,惯会看人眼色,又自来是个要强的,但凡能做到最好的,她绝对不会凑合。

这技法,可是和苏绣坊的大师父苦学了五年,才学成的,家里的地位在胤城不是很高,即使婚配表哥,她也想能真正的和他匹配。

琴棋书画,女红,哪样她不是争取做到最好,现在倒好了,不用配表哥了,配给了自己根本没想过的一个人,真是人生无常。

  后续精彩内容,点击下方关注我们,回复书名即可阅读

关注方法如下:

搜索青青读馆,点击关注



本站所收录所有玄幻小说、言情小说、都市小说及其他各类小说作品、小说资讯均属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站点地图